今天早上無意間看到了陳昇和劉若英在2005年的桃色蛋白質的專訪,
心裡有好多好多的感觸,
雖然知道演藝圈真真假假,
但心裡還是覺得難過。

很難想像那樣的感情,
看著流淚的奶茶,
看到她看著昇哥的眼神,
聽著她喊著師父的聲音,
說著她記得的一切,
說真的,心很痛!

聽到最後奶茶提到的2002年的演唱會,
特別也去把穿著西裝的陳昇找出來,
看著昇哥出場,充滿驚喜眼光的奶茶。

在奶茶像個小女人開口問,
"可不可以讓我抱一下?讓人家抱一下嘛!你們幫我求他~"
陳昇說:"隨便啦!"

看著這段畫面的我,心是抽痛的,
我去想像說出這句話的奶茶,
心裡面的那種期待與害怕,
我沒辦法形容~

可能最近的天氣,影響了我的情緒,
我也變得多愁善感了起來,
陷在奶茶和昇哥的情感糾纏故事中的我,
好希望,全世界的每個人,
都能夠幸福快樂!

分享我找到的奶茶演唱會片段:
2002年劉若英單身日誌演唱會

另外就是桃色蛋白質的節目分享
桃色蛋白質-師徒緣,一世情(1)
桃色蛋白質-師徒緣,一世情(2)
桃色蛋白質-師徒緣,一世情(3)

下文引用自 某一年夏天 

今天我在廣播上聽到了 劉若英 陳昇 之間的事,說得還蠻精彩的...

回家後在網上打了他們倆的名字,
我才知道,原來這兩個廣播主持人是看著這篇念的嘛!
也難怪,這篇我也心動到 想引用了...

我也想要遇到一個劉若英,我會願意為她做那麼多,無怨無悔...
而且也能讓她那麼愛我。就算不在一起也沒關係...

 但是我兩個疑問:
1.
誰寫這篇文的,他怎麼知道那麼多,他是劉若英和陳昇他們倆肚子裡的蛔蟲喔?
2.
到底他們痛不痛苦? 愛著不會在一起的人,尤其有一個愛著有家室的人。

OK! 分享這篇文了:

劉若英出道15年,已獲得了173個大獎,被稱為最多獎藝人。

然而,這位美麗與才華並舉的女子,36歲了卻還孑然一身。

殊不知,劉若英不是不愛,只是愛得太癡,
15
年來,她一直深愛著一個不能說愛的男人……

他稱她為芬芳的奶茶

1970年,劉若英出生在臺北一個非常富有的家族。
高中畢業後她赴美國修讀聲樂和鋼琴演奏,並取得古典音樂的學士學位。

1991年,一個好友介紹,
劉若英認識了臺灣滾石樂隊的著名歌手兼音樂製作人陳昇。
陳昇認定出水芙蓉般清純的劉若英是個很有前途的歌手,
立即邀請她到自己的工作室工作。

這年3月,劉若英來到陳昇的新園工作室擔任製作助理。
讓人想不到的是,她在工作中悄悄愛上了才華橫溢的陳昇。

其實,陳昇也喜歡劉若英。
每天下午的午間茶點陳昇總是點奶茶,
大家很好奇:陳昇,你怎麼這麼喜歡奶茶?

陳昇笑著說:因為奶茶有奶的芳香卻不像奶那麼膩,
有茶的清淡卻不像茶那麼澀,
所以奶茶可以喝一輩子不會膩味。
陳昇又看著劉若英,半是打趣半是認真地說:劉若英就像一杯奶茶!
她雖然不算標準美女,但就像杯溫暖的奶茶,
雖然沒有紅酒的高貴典雅,沒有咖啡的精緻摩登,卻自有一種溫潤香濃的芬芳。
然而,除了對劉若英的賞識和憐愛,陳昇似乎沒有更多的舉動,而劉若英又不敢直接向陳昇表白心跡。

對於一個2l歲的少女來說,劉若英的感情遭遇是殘酷的,
她還沒有享受戀愛就已經失戀了。因為,她愛上一個不能說愛的男人———
31
歲的陳昇已經是個有妻兒的人了。

他遠在她情感的彼岸,為了忘記愛情的痛苦,劉若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。

19919月,工作室給歌手黃鶯鶯和艾敬錄製專輯,
因為母帶沒法辦托運,必須派人送母帶去北京錄製。
劉若英為了逃避感情的苦悶,自告奮勇前往。
時值9月,北京秋高氣爽,可劉若英的心裏卻下著失戀的滂沱大雨。
圓滿完成錄製任務的那個晚上,
劉若英一個人跑到錄音棚附近的一個小酒館喝了二鍋頭,結果喝得爛醉。
她借著酒精的力量,給陳昇打了長途電話,可是她依然沒有勇氣說出自己的愛。

最終她在北京給陳昇發了一個簡訊:
或許我永遠無法和你在一起,但我的心永遠追隨你……”
這封只有幾句話的信給陳昇不小的震撼。

他是喜歡她的,可是他不能給她婚姻,那對她來說太不公平,所以他不能接受她的愛。

劉若英從北京回來後的一天晚上,陳昇第一次約劉若英出去走走。

他們走到臺北的新世界廣場,廣場上很多人在放風箏。
晚霞中,陳昇凝視著劉若英,良久他歎了口氣,
意味深長地輕輕拍了拍劉若英的頭說道:
你是個很有才華的女孩,就像風箏,屬於你的天空很高很高,
你應該自由去飛翔,不要被我給你的天空局限了。

劉若英堅定地說:可風箏的線在你的手裏,
只要你拉一拉風箏的線,我無論飛到哪裡,都會回來的!

面對這樣一個真性情女子,陳昇不忍心說出更直接的話去傷害對方,
但他的沈默似乎給了劉若英某種希望。
陳昇所能給予劉若英的就是對她事業上的支援和鼓勵,他為劉若英寫下了很多經典歌曲,
如《風箏》、《為愛癡狂》。

1995年,陳昇又向張艾嘉推薦劉若英演出《少女小漁》。
《少女小漁》為劉若英贏得1995年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。
從此,蟄伏多年的劉若英開始了事業的騰飛階段。

很快,她出了第一張歌曲專輯《少女小漁的美麗哀愁》,
從音樂製作助理變成了一個獨具人文氣質的才女歌手

為了讓劉若英在事業上有更大的發展,1996年,陳昇主動中止了和劉若英的合同。
劉若英帶著無限傷感和不舍離開了陳昇的工作室,
開始了與來自馬來西亞的光良的合作,
由於兩人的風格很接近,都是清純路線,很快唱片獲得了很大的成功。

他永遠只是她的師父

2002年,陳昇和往常一樣,在臺北舉辦跨年度演唱會。
演出結束後,無數歌迷圍著陳昇請他簽名。
這時,劉若英含情脈脈地走了過來。
歌迷們認出了大名鼎鼎的劉若英,爆發出更激動的喊聲。
劉若英站在陳昇面前,當著所有人的面問道:
你能給我一個擁抱嗎?
這一聲懇求像炸雷一樣在歌迷中炸開,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只見陳昇遲疑了一下,最終只是用他那厚厚的手掌,拍了拍劉若英的頭。
劉若英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,兩行淚水刷地流了下來。

她全明白了,他要將與她的一生緣分,都寫成師徒二字。

這麼多年來,劉若英參加了陳昇的每一場演唱會,但是從此她將不再參加了。

此後3年中,劉若英一直非常努力。
她除了在歌壇取得了輝煌的成績,
更在演藝圈大放異彩,
在不同的影展,獲得多次最佳女主角獎項。

除了唱歌、演電影,她還開始了文學創作,
2001
年她出版了《一個人的KTV》,2004年又出版《下樓談戀愛》。
2005
12月,劉若英和陳昇同時應邀參加了侯佩岑主持的《桃色蛋白質》節目。

雖然,她已是影后,她的風頭遠遠蓋過了陳昇,
但在陳昇面前她就像個不知事的小女孩,
始終小心翼翼怕做錯說錯什麼。
劉若英跪著把自己的最新專輯送給陳昇,卻慘遭陳昇的拒絕。
他批評劉若英說:“CD是歌手用生命換來的,怎麼能隨便送人?
一句話說得劉若英開始啜泣。

主持節目的侯佩岑問陳昇:你喜歡劉若英嗎?所有的觀眾和主持人一起屏住了呼吸,
沒想到陳昇很直接地說:我當然喜歡她,否則我為什麼為她做這麼多事情。
聽了這句話,劉若英哭得更厲害了。

但是,陳昇接著說:現在她像風箏,不知已經飄到什麼地方?

劉若英聞聽不禁失聲大哭起來。
她孩子般追問:如果我飛遠了,你可以拉拉線啊,風箏的線永遠在你的手裏!
你一拉線,我就會回來的!”陳昇沈默片刻後說:可是,我找不到線了!

整個節目中,劉若英不顧形象地哭哭笑笑,
在陳昇面前,她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。
這個節目播出後,這段纏綿淒美的戀情令無數觀眾唏噓不已……

在桃色蛋白質中的一期訪談陳昇和劉若英的節目。
這期節目其實是給劉若英的,陳昇作為嘉賓參加,
他們多年師徒,且很久沒見。
但實際上主角從頭到尾變成了陳昇,
因為劉若英一開場就崩潰了。
整個節目,她基本沒有辦法好好說話,
只一直在哭,一直在哭。
她喊他師父,可大家都看得出不僅僅是師父。
陳昇講話的時候,她抬起淚眼一瞬不瞬注視他,百轉千徊。    

陳昇的話並不多,字字掂量。他所有的話都是對著劉若英說的。
他說:你不要把自己的專輯貿然送人,這不是名片,也不是你嫁入豪門的跳板。
它是付出了我們的生命,我們的精神在裏面的,不可以隨便送給別人。

他說,一個有天分的女人,試圖想要做強人,其實是蠻苦的。

他說,當在亞太影展,劉若英成為影后之後,
我就對她說,你可以離開了,不要再黏我。
你有你的夢,我有我的事情要做。
我會是那種永遠都讓你找不到的爸爸,而不是一個每天問你是否回來吃飯的爸爸。
你不會找到我的。  
他說,你一個女人,永遠不要對別人和盤托出。
因為你將來是要嫁人的。如果都交出去了,
那麼等結婚的時候,還拿什麼留給你丈夫呢?    
在臺灣藝能界,有幾個人是了出名的難搞,陳昇位列前三。

他極難得肯出鏡,話又少,且絕不會按採訪者的意圖進行。

在節目裏他拿了一杯紅酒,偶爾喝一口,
當劉若英哭到進行不下去時,他就說,給你們唱首歌吧。
奶茶要聽什麼?   劉若英說,風箏。

於是助理彈吉他,他伸著腿慢悠悠唱:
因為我知道你是個,容易擔心的小孩子。  

他很少看她,看,就很專注。她一直努力忍著眼淚。  

我是一個貪玩又自由的風箏,每天都會讓你擔憂。

聽到這裏劉若英猝然一笑,表情可憐而失措。

當最後所以我會在烏雲來時,輕輕滑落在你懷中時,
陳昇做了一個小小的張開翅膀的手勢。
劉若英眼淚嘩啦掉下來。  

候佩岑問陳昇:你有沒有喜歡過奶茶呢?
陳昇定了幾秒鐘,說,我不喜歡她,
幹嗎幫她做這麼多的事?你當我白癡嗎?  

陳昇說,她挑《風箏》這個歌是有道理的。

我記得她有一次在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打電話回來給我,
說她在甘肅省的銀川,她是和鈕承澤一起去拍戲。
那時候電話都不是很流行。我接到電話是在辦公室,
她說她跟鈕承澤開車開了四五個鐘頭才找到一個電話,
然後打回來,跟我報告說我很好,我很好,我很好
——
銀川。那麼遠。
後來我就把地圖攤開來看,在辦公室,在地圖上找,
甘肅省銀川,這麼遠。

所以她挑那個歌,風箏。
她一開始就跟我說如果,我有問題,你可不可以來找我?
老實講,蕭言中,她跑那麼遠,我們怎麼接得到呢?
……
你知道那個像小孩子拉風箏,奶茶已經跑那麼遠、跑那麼遠、跑那麼遠……
然後那個風箏掉下來的時候,我們都沒有辦法接到了。
佩岑,我接不到了,我接不到……  
陳昇搖著頭,聲音很慢。我接不到了。  

劉若英狂哭,語無倫次:可是那根線還是沒有斷啊,
它還在,它還在你的手上啊,就算我掉下來了,你還是可以拉著那根線,
一直找找找找找……就會找到我在哪裡啊。  
陳昇微笑看她,你白癡啊,怎麼可能呢?  

整個節目裏語陳昇氣起伏最大的一段話,
是說劉若英的戀愛。  
他說,我覺得只要是一個女生,就應該有一個羅裏八嗦的、或者是個討人厭的傢伙,
隨便,隨便一個,去保護她。隨便就好了——隨便!只要有一個人可以去保護她。
司機老王啊或者什麼的都可以,隨便,可是,你現在是怎麼了呢?
——
他對劉若英伸出雙手,
質問她:你現在是怎麼了呢?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麼?
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!

劉若英茫然失笑,無言以對。她垂下的眼睛裏有絕望。
或許她在想,既然應該有一個男人來保護她,
既然是隨便、隨便的一個就好,那為何,不可以是你呢?

這種聽起來關切至深的言語,其實包含了多麼置身事外的拒絕在裏面。
它不會令人寬慰,只會徹底心碎。

我很少看到這樣失控的採訪場面,掩飾的情感,深切的期望,
刻意的距離,自始至終的眼淚。
劉若英如果不是在哭,就是冒出突兀的傻笑,或者環顧左右而言它。

她的緊張和手足無措十分明顯。
她一直對候佩岑說,我們很久沒見了。
我都很少見到他,他不肯見我,也不肯來聽我演唱會。
他都不要見我。

陳昇說,你有你的路,我有我的事要做。
我的事情還沒有做完。你不會帶動我的,你今後要去的任何地方,
其實都不關我的事了。你不會找到我。
陳昇說,好了,我給你們唱歌吧。都不要哭了。

他在前奏階段時候很認真的豎起指頭,對候佩岑和劉若英說:
不要再打擾我,OK
做完這期節目我就閃了,佩岑,你不要再叫我來了,我很忙,我要去做我的事。
奶茶,你也去忙你大陸演唱會的事。
我們大家再見,好嗎?

劉若英扭過頭勉強笑,勉強笑。
陳昇定定的看著她唱:

送你到火車頭,回頭我也要走  
雙人放手就來自由飛,自由飛
不是我不肯等,時代已經不同
每個人有自己的想法
你要保重啊,等來是一場空
每個人有自己的願望,辜負著青春夢青春夢

哭。還是哭。

候佩岑問劉若英,奶茶,你可不可以告訴我,
為什麼女人聽到他講話,就會沒有辦法控制要哭?
劉若英說:我覺得是這樣,你看到他,你就會覺得原形畢露,
你覺得你做任何補妝啊、弄任何外表的東西,都會覺得自己很虛偽,很假。
因為他太真實了,他是關心人心裏面的東西。
所以我常常覺得我和他之間是沈默就可以了。

前幾年,有時候,我有覺得自己拼不下去的時候
我就會去開車去他在的地方,
走進去,他看到我,就摸一摸我的頭。
然後我就好了,我看到他我就覺得我好了。
我就走了。

陳昇點點頭,沒有再說什麼,拿出口琴唱了最後一曲《然而》。

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,我有多麼的喜歡
有個早晨我發現你在我身旁  
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,我有多麼的悲傷
每個夜晚再也不能陪伴你
有一句話我一定要對你說
我會在遙遠地方等你,直到你已經不再悲傷
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

劉若英含淚和他一起唱:
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……
陳昇唱歌時,始終微笑看著她。
這是最後一曲,唱完,就會離開,從他的表情裏可以看出他的決心。

這麼多年來,他對我講的話我都記得。
有時候我也恨自己,為什麼沒有辦法跟他一樣都做得到。
劉若英說,看到他,我就會覺得很慚愧。
但是真的我都有記得。真的。

整個節目大概就是這個樣子,看得人心裏很是難過,
但是沒有人做錯,希望大家都好。
也希望奶茶還可以有明媚的笑容

part2

他什麼都懂,都知道,聰明絕頂,
就像他為數不多卻流傳廣泛的作品,
直抵人心,很深,很通透,很豁達。

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,你的美麗讓你帶走
從此以後,我再沒有,快樂起來的理由
我想我可以忍住悲傷,可不可以你也會想起我
我想我可以忍住悲傷,假裝生命中沒有你
從此以後我在這裏,日夜等待你的消息

也許,這正是他唱給奶茶的情歌。
奶茶——他為她起的名字,多麼貼切。
他可以永遠嗅著她的芳香,卻絕不會一飲而盡。

我想說的是,慶倖沒有遇到過陳昇這樣的男人。
他們是智慧的,成熟的男人,通透地看清了世事,
當你年輕的時候,或者覺得遇到這樣的男人,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,
因為他們的智慧,可以為你打開了一扇通往世界核心的門,
讓你快速地發現一些生活的真相。
但是,不久以後,你便會發現,
這樣的男人也很殘忍,他知道世界是怎麼回事,
但是他還知道,有許多事沒辦法改變,因為瞭解而不想計較;
他說《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》,你的美麗讓你帶走——
以為這是一個男人的承擔,卻原來還包含了,不想表露情懷的冷淡。

而且他們貪玩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,
即便你是打動他心的那個人,也許也很難進入他全部的精神世界。

還有一個鏡頭,陳昇最後唱那首《然而》的時候,
自己吹口琴,吹得很用力。這個時候確定,只有用嘴巴的樂器才能這麼動情。
我想陳昇在口琴裏傾泄的感情也許比歌聲裏的還要多,
這個活在自己精神裏的男人,畢竟不是冷血動物。

這一期《桃色蛋白質》有著怪異的氣氛。

可能這個節目邀請劉若英作嘉賓,
是因為趕上了她新專輯的宣傳檔期,
所以當劉若英拿出一張新專輯,
以一種近乎虔誠的姿勢半跪在陳昇面前的時候,
我們也許會感動她這份尊敬。

可是,陳昇的反應出乎意料,毫不留情地拒絕,
他面無表情地說,你忘記我說過的話了嗎?
怎麼能隨意把專輯送人呢,專輯就跟人的生命一樣,
在這樣一個商業的場合,你確定對方會認真聽你的專輯嗎?
你怎麼能把自己的生命,隨意送出去呢?
陳昇說這些話的時候,主持人侯佩岑有些訝異的表情,
而劉若英,居然眼淚一下子湧出來,慌張地想要解釋。
節目就在這樣的情境下開始。

之後,便可以看到劉若英跟面對老師責罰的學生那樣局促不安,
而且一直淚水汪汪;侯佩岑面色尷尬;
陳昇悠然地坐在那裏,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,
一字一頓、近乎刻薄地說著過去發生的事情,過去說過的話。

其實這2個人之間的事,一直以來大家都有一些心照不宣。

劉若英若干年前,在歌迷面前壯起膽子要求陳昇抱她。
陳昇有沒有抱她記不清了,似乎是沒有抱。
當時談這個八卦的時候,我的一個好朋友很是感慨,覺得奶茶不容易。

今天看節目,大概誰都可以看得出,陳昇對劉若英還是非常在乎的,
否則不會唱《風箏》給她聽,不會唱《然而》給她聽,不會唱《純情青春夢》。

更不會慢悠悠地說,其實知道為什麼劉若英要點他唱《風箏》,
因為她就是那只風箏,她跑得這麼遠,怎麼接得到呢?

你知道,就像是小孩子放的風箏,
奶茶已經跑那麼遠那麼遠那麼遠,然後那個風箏掉下來的時候,我們都沒有辦法接到了。
佩岑,我接不到了。
然後,陳昇再次慢慢地說說:接不到了。
鏡頭搖轉,陳昇認真地看著對面的女孩,有若有若無的笑意,
聲音卻更像一個沒有希望的老人。

對於陳昇的歌,我接觸並不多,除了非常流行的《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》以及《北京一夜》外,
對他和劉若英早期合唱的《世間情歌》很喜歡。
其他就沒有別的了。

因為覺得他的歌,總是略為晦澀,而且那樣抑揚頓挫的唱法
個人不喜歡。不過看這個節目的時候,
和侯佩岑的那句話一樣,是聽進去了

然後看完這段節目後,去Kugoo搜他的歌,
突然感覺,每一個歌名都似乎很有意義的樣子:
《別讓我哭》,《你一直在玩》,《最後的溫柔》,《鴉片玫瑰》......
在節目裏面,感覺陳昇有些刻意地劃清楚自己跟劉若英的關係,
一會兒說自己永遠不會做那種會問兒女會不會回來吃飯的爸爸,
一會說自己是姐夫。而且,他始終叫劉若英奶茶。
我不知道這個名字是否在劉若英剛開始的時候就是這樣叫,
以及前面那些稱呼的典故,只是感到了一些可以的生疏。

但是,突然,他又會說一些讓人覺得突然,
聽上去像玩笑,其實誰都不會把它當玩笑的話,
比如歪著腦袋,和劉若英說再見,
說以後請你們再也不要打擾我,我不會讓你們找到。
節目裏印象深刻的2個鏡頭是,侯佩岑弱弱地問陳昇:
你喜歡劉若英嗎?
陳昇聽到這個問題脫口而出:你神經病阿!
我想這個時候侯主播大半和我一樣,
以為陳昇憤怒這麼曖昧的問題,
沒想到,陳昇確是很直接的說:
我當然喜歡她了,否則我為什麼為她做這麼多事。
你說這樣的男人讓人怎麼辦!

想到很俗氣的一句話——
這樣的男人,他直指人心
如劉若英自己所說,她在陳昇面前是無法設防的,
整期節目她都一直有些不顧形象地在哭。
不過這個時候的奶茶,倒讓我看到了她剛出道時候的那份真。
也許陳昇真的就是她命裏贏不了的男人,
她在他面前,始終有些小心翼翼,怕做錯說錯。

陳昇的話尖銳和直接,甚至讓人沒有躲避的可能。
劉若英的表情一直很僵,邊哭邊笑。
中間,劉若英說:好累哦
我想這應該就是她一直跟陳昇相處的感覺。
當陳昇說那句接不到了的話時,
劉若英像個孩子一樣天真,告訴師傅,
可是風箏的線並沒有斷啊,你可以順著那根線一直一直找啊,就會找到我在哪裡啊

陳昇還是那樣的笑,帶點無奈,
你白癡啊,怎麼可能啊
這也許就是女人的悲哀,一直希望男人
可以等她可以為她犧牲些什麼。但,陳昇,絕對不是這樣的人。

節目裏還有許多你來我往,類似暗語的部分。
估計這一期,不僅侯佩岑累,奶茶累,陳昇累,
所有看的人都會覺得累。

世間有很多人明明互相喜歡,明明也有機會,偏偏要錯過一生抱憾一生,
對他們,錯過是一個最好的收梢。

"風瀟瀟,人渺渺,快意刀,山中草,愛恨的百般滋味,隨風搖"

這一段讓人唏噓的感情,我們始終是過客,
只有唏噓罷了。
中間的2人,卻要在這樣錯失的情愫裏相望一生。
想來想去,還是慶倖,沒有曾經遇到陳昇這樣的男人:
他是擁有雙魚座浪漫氣質的遊吟詩人,
也是雙魚座沉溺自我幻想喜歡自虐的冷酷殺手
看這期的《桃色蛋白質》時,我的眼淚像奶茶的眼淚一樣,
從一開始就沒有止住。
陳昇一直用刻意或者是滿不在乎的口氣,
一次次重複著
我很忙
我有很多事情要做
我不關心你
我們再見

奶茶聽得是那樣一臉的無奈和無辜,
那樣一臉的委屈和心痛。

儘管陳昇用一種近乎殘忍的方式,
尖刻地回避著奶茶,
但每每講到他和奶茶的往事時,
陳昇的聲音是那樣的低沉、那樣的溫柔……

他說奶茶在銀川時給他去電話,他會去翻地圖看他在的地方;
被佩岑問到照片時,
他慢慢吞吞卻準確地講出照片的時間和地點。
我相信,
陳昇是那樣深刻地記著他和奶茶之間的每一件往事,
清楚地記得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故事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risa 的頭像
irisa

❤ ⓘⓡⓘⓢⓐ.ⓒⓞⓜ ❤ 我是愛麗莎 。◕‿◕ 。

ir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